Album

庵埠少年宫

记于2017.06.27游完泳腿软坐着无聊。这是张被我强迫留下来的照片,某人嫌弃狼狈丑,但自己觉得只有好看的才留下没意思,要的是纪念价值。自己很后悔以前删掉的关于丑或不好不喜欢的回忆,现在回头想看看都没有了。美与丑,乐与悲,好与坏,喜与厌,所有关乎这些的记忆,已经学会不逃避欣然接受。总认为自己是个十足成熟的但家人眼中的小孩而已。这份友谊走了7年。一份感情,无论友情或爱情,如果有一方不放在心上,就该痒了。还好,还在。现实的现实,还能走多久?
end of photo gri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