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bum

鹅城小馆

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,从暴雨到暴晒,从肠炎还出去找工作到身体没毛病也不愿出去找工作。充了无数次公交卡和话费,也闷在屋里很多次,一早醒来,一直躺到天黑。真是应了那句,我就是找工作,为什么一定非要跟我谈理想?不仅等不到电话通知,反而还有一堆我不想做的来添乱。现在这个工作,起码能给我看电影的时间。
是阿,北京那么大,你哭了笑了疯了,只要你一走进人群,就什么也不是了。
别因为无聊找我。我也别因为无聊找人。
你什么忙都去帮,只会显得这个忙很廉价。人就是有这种贱性。别再因为不好意思而不去拒绝别人。不拒绝,累的是你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