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bum

東北網

二哥请的大餐,超不稳定四人小组突袭“王子扒房”。坐定,翻看菜单隐约感觉朱总请的北京那家不是王子扒房,那是什么扒房呢,总之都是很贵的去处。我们这样吃总是心有戚戚焉,一年就这样的堕落就一次吧。 努力吧,多做点有意义的事儿。寿司和沙司绝对惊艳。 First Eyeem Photo